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术硬件 >很可爱的动物、很闹的妈妈,很鲜活的描述,很沉的思考 >

很可爱的动物、很闹的妈妈,很鲜活的描述,很沉的思考

2020-07-09 04:53:08 来源:学术硬件 浏览:708次

很可爱的动物、很闹的妈妈,很鲜活的描述,很沉的思考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李娟新作《遥远的向日葵地》,写出深沉的一面,虽然内容依然趣事横生。李娟的妈妈,延续《记一忘三二》的形象,仍是天兵天将,完全败给她,给她拜。书里仍然六畜兴旺,动物们很能抢戏。但是李娟在新书里显得不快乐,对环境,对人的处境,对人与自然的关係,有所质疑,有所反省。笔下多了一些省思,一些伤逝。

不过本书不仅不闷,还非常精采,仍如前作以叙述为主,偶杂几篇抒情味或论述的文字。李娟她妈仍为主戏,除了写亏她想得出的奇奇怪怪诸事,也写她的豪气──豪情与气势,在边荒野地种植葵花田,艰困重重,信心满满。

荒凉地带,生存难,耕耘也难。母女向来不对盘,合不来,但这回,说要种地,两人难得意见一致。比起原来开杂货店,村民少,同业多,没前途,想想种地比较好。

但万物万事皆有规律,不是有句话说,要怎幺收穫,先那幺栽?偏偏耕稼这种事不循规则,栽归栽,收不收穫还得看老天爷脸色,于是第一篇〈灾年〉,李娟就叙述所遇困境:暖冬大旱,寸草不生,草食动物饥饿难耐,往农地觅食,李娟妈妈种的九十亩葵花地,最靠边边,便遭殃了。一夜之间,被鹅喉羚啃噬殆尽,如蝗虫过境般惨烈。

李娟特能写动物,每一只都有灵有知有深情,有一段描写她们家动物群迷途与认路的能力,跟真的一样。她写的动物,有可爱、可怜,也有可恶的。怎会有可恶的呢?若论可恶,莫过本书首先登场的鹅喉羚,当地人称黄羊,身形如鹿,高大削瘦,奔腾起来气势惊人。但牠也没什幺错,肚子饿了找吃的是生存本能,所有动物都如此。

李娟能写这幺多动物,要感谢妈妈。李妈妈搬家时,除了带来鸡、兔、两只犬,还添购十只鸭子、两只鹅。微型的诺亚方舟。动物群相描绘最活的,还是家里两只宝贝狗,会追逐鹅喉羚的大型牧羊犬丑丑,以及懂人话的癞皮狗赛虎──赛虎可爱到爆,书后附有照片,也是唯一有照片的动物。另有一跳一跳千里迢迢跟人去田里的兔子,把大狗KO在地的跟屁猫,都描写得生动活泼。

但书里也出现了伤心挫败的话语,李娟甚至于使用「痛苦」字眼,为无能为力而痛苦,在边荒生活,感到无能为力,汲水、煮饭时都有无能为力的挫折感。

有一篇且以「我的无知和无能」为标题,行文间充满自责,而以「嘈杂」「贪婪」「简陋」「侷促」「泡沫般活着」「可笑」「小丑般无理取闹」等词语责备自己。但无知和无能的,其实不是李娟个人,而是号称万物之灵,时时以征服自然为傲的人类。人类有时看似万能,能施化肥,满足作物需求,改变土壤成分;能洒农药,除草除虫;能改变河流走向,为农地通渠灌溉,几乎可以改变一切,却无法改变大自然,无法操控耕种的命运。水灾旱灾就可以毁灭一切。

但李娟表达无力感,与同书其他文章的语气、主题不甚协调,显得突兀,可见有感而发,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。

有一篇〈石头〉,说北疆有一种石头,不是一般石头,名为「戈壁玉」,但不是真的玉。石头外表不起眼,剖开后,内里透明而梦幻。不贵,但受欢迎,採集者众,甚至有开来拖拉机、挖掘机来挖宝。

李娟也喜欢戈壁玉,然而一窝蜂买卖中她自我质疑,也为自己捡石头造成「世界微微失衡」而感歉意。

微微失衡,因为只捡几颗,但她认为,在荒野中种植葵花与挖掘石头一样,是对大地的破坏掠夺。甚至她说,在起出石头时,导致蚁窝虫穴毁灭,牠们的惊骇与怨恨,如孤魂野鬼,无所适从,便依附于戈壁玉的色泽与缝隙里,所以戈壁玉的颜色黯淡,饰物易碎。

从民胞物与的精神与维护自然的心志,延伸到物的寃气灵魂,念头如此,怎快乐起来?也许李娟未来写作计画里,有更完整的论述待展开。

像李娟妈妈(大家都一样)那样租地种葵花地,为了利益,无视于土地轮耕原则,这是对土地的无尽勒索。书中李娟说了一段富有哲学的话:「人的命运和自然的命运截然相反」。她明确指出,丰沃的森林不该被砍伐,贫瘠乾地不该被强行开垦。《遥远的向日葵地》不只记录一些人、一些事与一些地理,也纳入环保等深层思考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